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影响力遭空前质疑,马克龙连任后首次踏上这片土地
发布日期:2022-08-01 22:04    点击次数:95

当地时间7月25日晚间10点40分,法国总统马克龙抵达了喀麦隆的雅温得机场,这是自2015年以来,法国领导人首次踏足喀麦隆的土地。

 

接过当地小女孩献上的一束鲜花后,马克龙与早已等待在此的喀麦隆总理恩古特相互问候,正式开启了他为期4天的非洲访问之旅。

 

除喀麦隆外,在这场非洲行中,马克龙还相继前往了贝宁和几内亚比绍。美联社指出,这是马克龙连任法国总统以来,首次出访欧洲以外的国家,这也显示出法国对非洲地区的重视程度。

 

2017年,马克龙在布基纳法索瓦加杜古大学高谈“法国已没有非洲政策”,带着法非关系已经迎来新时代的愿景来到非洲。如今,马克龙迎来了第二个总统任期内的首次非洲行,虽然五年时间已经过去,但他的口号并无太大变化,仍在谋求重建法国和非洲的关系。

少见的选择

 

相比于5年前,就任总统不到1周时间便短暂出访马里,而今的马克龙显得谨慎许多,足足等了3个月的时间才动身前往非洲。

 

事实上,在制定出访国家名单时,爱丽舍宫确实费了一番工夫。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爱丽舍宫一度考虑在出访国家名单上添上赞比亚的名字,因为赞比亚总统哈凯恩德·希奇莱马在今年2月召开的第六届欧盟-非盟峰会上给马克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综合多方因素考量,赞比亚并未出现在出访名单之中。

 

最终马克龙敲定的出访国家共有三个,分别是喀麦隆、贝宁和几内亚比绍。据法新社报道,这三个国家很少出现在全球领导人的行程单中,这也是马克龙自2017年就任法国总统以来,首次前往这些国家。

 

马克龙走出欧洲后,首先选择踏上非洲大陆的决定并不出人意料。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出于殖民历史、经济发展以及安全稳定等原因,非洲地区向来是法国的外交重点,可以预见马克龙会率先前往非洲地区。

 

细细探究起来,这三个国家的选择背后分别潜藏着马克龙的不同考量。

 

首站喀麦隆是中非最大的经济体,被称为中部非洲的“经济之肺”,还是中非和西非之间的关键纽带、重要的贸易流通中心。

 

三个月前,喀麦隆和俄罗斯刚刚签署了一项安全协议。国际关系学院外语学院非洲研究所副教授刘天南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近几年俄罗斯重返非洲大陆,最近与喀麦隆接触频繁,并打算签订经济合作协议,这对法国在非洲的市场占有率将构成挑战,因此法国将目光转向喀麦隆。此外,世界上许多知名精英学者都是喀麦隆裔,马克龙也想借出访喀麦隆改善法国在非洲移民精英心目中的形象。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9日,法国巴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爱丽舍宫会见贝宁总统塔隆,他们签署了关于向非洲国家归还被掠夺文物的协议。图/IC photo

出访贝宁或更多出于改变法国以往殖民形象的考虑。近年来,曾被欧洲殖民者统治过的非洲国家纷纷呼吁英国、法国、荷兰等国归还殖民时期掠夺的文物与艺术品。2021年11月,贝宁正式与法国达成一项归还26件文物的协议。

 

虽然归还过程较为缓慢,文物数量也相对较少,但这仍是推进文物归还的积极一步。《金融时报》指出,归还贝宁文物也是马克龙要与非洲建立新关系的一种体现。

 

选择几内亚比绍的理由则更为明显。当地时间7月3日,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西共体)在加纳首都阿克拉举行首脑会议,几内亚比绍总统恩巴洛当选新一任轮值主席,任期一年。

 

西共体是西非地区最大的经济合作组织。刘天南表示,维护好法国与西共体的关系,也一定程度上维护了法国在西非地区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此外,几内亚比绍是三个国家中唯一以葡萄牙语为官方语言的国家,马克龙也想借访问几内亚比绍表达对小国、非以法语为官方语言的国家的关切,改善法国在非洲大陆上的形象。

 

粮食与安全

 

马克龙此次非洲行主要围绕着两个主题展开——粮食与安全。

 

根据联合国数据,非洲大陆超过50%的小麦都来自于俄罗斯和乌克兰。受到俄乌冲突影响,非洲粮食供应陷入困境。俄乌冲突开始一个月后,非洲地区的面包价格上涨了50%。

 

在严重依赖进口的非洲国家中,主食价格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进一步加剧了社会不平等、饥饿与贫困情况。世界粮食计划署已经警告称,全球严重饥饿人口可能会增加17%。其中,西部、东部和南部非洲国家的增加幅度最大,粮食不安全问题可能影响1.74亿人。

 

马克龙也意识到目前非洲大陆在粮食危机和能源短缺方面正遭受巨大的痛苦。当地时间7月26日,马克龙在喀麦隆表示,法国将通过鼓励当地农业投资来增加粮食产量,从而帮助非洲国家应对俄乌冲突带来的冲击。

 

不过,马克龙没有具体说明法国将提供多少援助,只是表明喀麦隆将会是受到援助的国家之一。央视新闻指出,虽然马克龙对非洲粮食危机等问题表示关注,但在当前时间节点上,欧洲地缘政治动荡,法国很难凭一己之力解决非洲紧迫问题。

当地时间2022年6月7日,满载小麦的卡车在乌克兰和摩尔多瓦的过境点。图/IC photo

除了粮食问题,法新社指出,在马克龙的西非之行中,安全问题也显得尤为突出。

 

从非洲国家角度来看,喀麦隆内部长期存在英语区与法语区之争,甚至有部分激进分离主义者频繁与喀麦隆安全力量发生冲突。喀麦隆还受到极端组织“博科圣地”武装分子的安全威胁。

 

另外,据路透社报道,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关联的反政府武装正从马里、布基纳法索、尼日尔等萨赫勒国家向南渗透,威胁贝宁、多哥、科特迪瓦等几内亚湾沿岸国家。

 

作为回应,马克龙在访问期间表示,法国将继续致力于支持非洲大陆的安全,并在非洲伙伴的支持和要求下采取行动。

 

眼下法国正在重新考虑其在非洲大陆的军事部署。据法新社报道,未来法国的军事部署将超越萨赫勒地区,延伸到几内亚湾等恐怖组织扩张的地区。在具体行动中,法国军队将更多扮演当地部队的支持角色而非领导角色。

 

但从过去的经验来看,马克龙在安全方面的承诺能够达成多少效果,或许还需要打一个问号。

 

此前,法国自2013年起向马里派兵打击极端武装。2020年7月,由法国、爱沙尼亚等欧洲联盟国家军人组成的“塔库巴特遣队”进驻马里,协助马里政府反恐。

 

即便有这些军队存在,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有关的武装组织依旧多如牛毛,频繁利用萨赫勒地区蔓延的不满情绪和安全缺陷在整个地区发动暴力。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仅在2021年,武装组织就发动了800多起致命袭击,数千人被杀,至少250万人流离失所。

 

随后,地区局势也发生了变化。据新华社报道,2020年8月,马里发生军人哗变,由哗变军人成立的全国人民救赎委员会随后组建过渡政府。时任法国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称过渡政府非法。随后,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欧洲国家宣布从马里撤出“塔库巴特遣队”。

 

虽然马克龙否认从马里撤军意味着其在非洲反恐的失败,但半岛电视台指出,撤军行动确实让萨赫勒地区的形势变得更加复杂。萨赫勒地区的民众也对法国未能解决安全危机感到失望,越发不愿让国际军事力量介入当地。也有批评人士认为,法国正以安全为幌子,试图再次干预非洲大陆。

 

重建法非关系

 

还记得在2017年11月,那时的马克龙刚刚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近60年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他在非洲进行外交访问时,向布基纳法索瓦加杜古大学的学生们发表了一番令人惊讶的讲话。

 

他没有像之前的法国总统那样,宣称要将法国的非洲政策翻过一页,而是说“法国在非洲外交上已经没有战略政策”,强调法非关系迎来了新时代,双方需要重塑政治关系,承认他们共同的历史。

 

长期以来,非洲一直是法国外交上的敏感地带。《世界报》指出,法国长期为殖民历史包袱所累,难以重新制定对非洲的政策。不过,分析人士认为,正是因为马克龙年轻,没有经历过殖民地时代,与非洲国家领导人也未有过密切交往,这一长期局面或在马克龙任内有所改变。

 

马克龙在首个总统任期内确实采取了一定行动。刘天南表示,马克龙对非政策的重点之一是去殖民化色彩,启动了对带有殖民主义色彩的“西非法郎”的改革,宣称对卢旺达大屠杀负有历史责任。同时,发展与非法语国家的关系和合作,拓展法国在非洲市场的占有率,并在非洲地区实施反恐行动,但成效有限。

 

但是,法国在非洲的影响力仍逐渐下降。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报道,以喀麦隆为例,20世纪90年代,法国公司的贸易值占喀麦隆经济总量的40%,而在2021年,该数字已经下降到10%。法国在非洲地区的整体投资也在下降。此外,法国还面临着马里、乍得以及中非共和国等国家日益高涨的反法情绪。

 

“法国对非洲大陆的影响从未受到如此多的质疑。”《世界报》写道。

 

这或是内外多方面因素导致的。崔洪建表示,首先,近年来法国内部经济结构、福利市场改革出现不少问题,自身经济实力下降后,对非洲国家的吸引力也在下降。其次,法国在安全方面的干预并未取得很好的效果,反而招致了非洲国家的不满。从外部环境来看,美俄以及欧盟内部其他国家均加强了在非洲地区的竞争,这让法国显得力不从心。

当地时间2022年7月2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抵达喀麦隆雅温得后,前去与喀麦隆总统比亚会晤。图/IC photo

如今,马克龙再次踏上非洲大陆。在正式启程之前,他早已定下了此次非洲行的基调——致力于重建法国与非洲大陆的关系。

 

在访问期间,马克龙承诺关注非洲的粮食危机和安全问题,宣布在西非地区进行教育、文化投资,有意加强经济贸易关系。不具名法国官员对法新社指出,这次访问“将显示马克龙在恢复与非洲大陆关系过程中的承诺”,这表明非洲大陆是马克龙未来总统任期内的“政治优先事项”。

 

相比于首个总统任期,眼下马克龙在对非政策上也做出了一定调整。刘天南指出,上一个五年任期中,马克龙非洲政策的重点主要在于反恐与改变法国殖民形象。未来五年,改变法国形象仍是政策重点。但在前期经验影响下,马克龙或将最大重心转向经济合作,并在和平安全问题上更加谨慎,强调多边合作和联合国框架行动。

 

据央视新闻报道,马克龙也想借此次非洲行,巩固其在非洲的影响力,以显示在国际舞台上法国的大国作用。

 

不过,马克龙的算盘却未必打得响。崔洪建指出,马克龙第二任期的最优先目标仍是内政问题,马克龙政党在6月议会选举中遭遇挫败,未来他在政策施行方面会受到很大牵制与掣肘。虽然政策口号喊得响亮,但法国未必能有实质性的投入,实现所谓重建法非关系的目标。“未来马克龙非洲政策会在多大程度上产生效果,仍需谨慎观望。”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编辑 白爽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