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儿子: 你不是嫌儿媳练武吗;婆婆: 她帮我打骗子时真威风, 我骄傲
发布日期:2022-06-29 21:04    点击次数:126

(榕榕原创,侵权必究)

焦红英的心情这几天像坐过山车似的,一会儿上的老高,一会儿又下的很低。

她说:“这都是拜儿子所赐!”

老伴老于说:“跟儿子有啥关系?我看就是你这个人想法有问题,之前总催儿子找对象,现在儿子找到对象了,你又嫌人家不好,我看小雨这姑娘就挺好!”

焦红英皱着眉头问道:“你亏心不亏心?还小雨这姑娘,要是不告诉我她是姑娘,我还以为是个小伙子呢!嘿,你瞧瞧,她跟儿子站在一起,不像情侣,倒像一对兄弟!”

老于说:“我亏啥心?谁说女孩子一定是柔弱型的?阳光一点不好吗?”

焦红英纠正说:“她那不叫阳光,叫阳刚!比咱儿子还阳刚!反正我接受不了,我想起来就闹心,更别说看见她了。”

老于说:“咱儿子就是书生气太重了,小雨气势足一些俩人不正好互补吗,这话我都说了多少回了,你咋就想不开呢?”

“我看你就是不负责任!儿子找谁你都没意见,就是个老好人!”焦红英埋怨道。

唉!

每次一提起儿子的对象小雨,焦红英总是把怨气推到老伴身上,她心里当然明白,这跟老伴没关系,是儿子自己找的!

可关键是,儿子也不听她的话呀,不让他处他非要处!

有时她也很后悔,当初真不应该让儿子去练什么武,要是不练武,也不会认识小雨了。

想到这儿她还是怪老伴:“就是你,非给儿子报什么武术的名!”

老于说:“我咋能预先知道他会在那儿处对象?缘份这事也不归我管啊。”

具体事情是这样的。

焦红英只有一个儿子,叫于涛。

从儿子27岁开始,她就催他找对象,每过一个年她就越发着急,催得也更狠。

儿子也答应了,但到32岁时还是找不到,给他介绍的一个都不成。

老于分析,可能是儿子书生气太浓了,现在的姑娘都不喜欢这样的,应该让他业余报个班锻炼一下。

然后,老于就给儿子报了个武术班,说就算是练不成武,在那里熏染着也能变得阳刚强壮些。

儿子开始不愿意去,被焦红英两口子硬是天天往外撵,儿子每次都怨声载道的。

一个星期后,儿子的怨声没有了,不用爸妈赶自己就往那儿跑,刮大风下大雨也阻拦不了他。

老于还挺高兴,觉得自己这个班报对了。

焦红英却说:“我咋看他不对劲呢?”

“哪不对劲儿了?”老于问。

“你看他,出去学武术之前又洗脸又梳头,不在镜子前转几圈不出门,不知道的还以为跟对象约会呢。”焦红英说。

老于说:“所以说儿子太书生气了,应该多练练才能更像个大老爷们!”

要不说,还是当妈的了解孩子呢。

还真被焦红英猜对了,于涛真在武馆处上对象了,就是武馆主的女儿,小雨!

小雨从小就跟着老爸练武,虽然才25岁,功夫也是了得,已经在武馆当教练了。

于涛就是她的学生,没几天就喜欢上她了。

可能就是老于说的,缘份这事儿,真说不清,之前那么多女孩子,不管是主动还是介绍的,他一个也相不中,就这个小雨,他真是一眼就看进心里了。

小雨也很喜欢他,还有小雨的老爸,也喜欢于涛。

他们说喜欢于涛身上的书卷气!

八成这就是缺啥喜欢啥吧?

小雨和她爸天天练武,虎虎生风,看着于涛就是另一道风景。

而在于涛眼里,小雨也是光彩夺目,其他那些女孩子全都比不了。

于是俩人就处上对象了。

处了大半年,于涛回家跟爸妈说:“我有对象了,你们可以准备我结婚的事了。”

焦红英和老于先是一愣,而后笑得合不上嘴。

“儿子,你真有对象了?”焦红英开心地问。

“这事还能骗你吗?当然是真的。”于涛说。

“太好了,儿子,爸妈就盼着这一天呢!”老于说。

“等等,你说要结婚了?咋这么快呢?处了多久了?”焦红英问。

“七八个月吧,越处越对心情,晚结不如早结!”于涛说。

“对,我支持,处得差不多就结,时间长了反而不好。”老于说。

焦红英说:“可我们还没见过姑娘呢?”

“明天我带她来!”于涛痛快地说。

晚上老两口可睡不着了,都沉浸在喜悦当中,一会儿商量明天做些啥菜?一会儿又说给儿子买好的楼得尽快收拾了,一会儿又说婚礼请谁不请谁……

焦红英这个高兴,到后半夜才睡着,梦里都差点笑醒。

第二天上午,拉着老伴一起去菜市场,去超市,花了大几百买了很多好吃的。

回家就开忙。

老于说:“不是说晚上来家吃饭吗?你上午就忙上了?”

“你懂啥?我要做18道菜!时间短了能够用吗?你还不快来帮忙?”焦红英说。

“做那么多干啥?儿子不是说做8个就行吗?”老于说。

焦红英说:“他懂啥?人家姑娘第一次登门咱们不得热情一点啊?你儿子都32了,总算有一个能看上的,容易吗?”

老于无奈地笑着:“好,我们爷俩都不懂,就你最懂。”

焦红英忙得那叫一个累,过年她就做10个菜而已,现在这规格,已经是家里的顶级了。

但她高兴,一边忙还一边唱着小曲儿。

“好像是你要结婚。”老于打趣道。

“比我自己结婚还高兴!”焦红英说。

结果,晚上儿子把小雨带来之后,焦红英的感觉就是:当头一棒!

头一眼,她居然以为儿子把对象的弟弟也带来一起吃饭了,她还往后面看呢,以为真正的小雨在后面。

于涛说:“妈,你找啥呢?”

“小雨呢?”焦红英问。

“她就是小雨啊!这么大的人在你面前你看不见?”于涛拍拍身边人的肩膀说。

小雨冲着焦红英老两口一笑:“阿姨好!叔叔好!”

焦红英差点晕倒。

这是儿子的对象?这就是儿子说的,这么多年唯一一个走进他心里的人?

她开始怀疑儿子的眼光了。

不是眼光就是脑子,反正总有一个有毛病的。

这是姑娘吗?黑裤子白短袖,脸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妆容,那头发,好家伙,比儿子的都短。

要是在外面让她见了,她一准认为这就是个小伙子!

还小雨?这分明就是雷雨、暴雨啊!

焦红英的心呐,要不是还有点素质,当场就要发火了。

老于倒是乐呵:“小雨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老于忙着端菜,问小雨喝什么饮料,有没有忌口的,等等等等。

焦红英像个木偶一样,站在厨房发呆。

“你干嘛呢?端菜啊,18个菜呢,让我自己端啊?”老于捅了她一下。

焦红英哭丧着脸:“她连8个菜都不值!”

“闭嘴!”老于严肃地警告她:“大喜的日子,给我高兴点!”

而此刻焦红英心里却只有小品里的那句台词:“还高兴点?我只能保证不哭!”

不过她还算能克制住,起码着当小雨的面儿没说什么,只不过是沉默而已。

一顿饭,只听老于和儿子和小雨聊天了,还聊得挺热闹。

饭后,又聊了一会儿,儿子就送小雨回去了。

等儿子再回来时,焦红英第一句话就是:“我不同意,你赶快分手!”

“为什么不同意?”于涛问。

“她哪里像个姑娘家?还是个练武的,还有她爸是个开武馆的,你跟她结婚以后能有好日子过?”焦红英问。

于涛纳闷了:“怎么会没有好日子过?我又不是去踢馆?”

“老于你听听,气死我了,他跟我装糊涂!”焦红英对老伴说。

“我也听不明白!”老于说:“小雨这姑娘多好啊,说话多实在,现在这种姑娘你还能找得到吗?”

“一点都不像姑娘样儿?我不干!”焦红英心烦地说。

“你干不干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让你跟她结婚!”于涛说完就去冲澡了,然后回自己房间,再不理老妈了。

焦红英只好跟老伴说,老伴也怨她:“儿子没对象你着急,有对象你还不高兴,净找事!”

“找这样的对象我宁可他没有!”焦红英说。

但不管她说什么,儿子都一心跟小雨好,再加上老于也支持,一个月后,两人就结婚了。

焦红英别别扭扭的,当上了婆婆。

老于劝她:“你别不知足,小雨这姑娘大气,以后你们不会有婆媳矛盾!”

焦红英说:“肯定不会有啊,就算她小气也不会有,她会武,我敢惹她?”

把老于说笑了,焦红英却是哭笑不得。

于涛知道老妈不喜欢小雨,所以婚后没啥事也不带小雨回来。

小雨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她没觉得婆婆对她有意见,一直以为婆婆就是这种话少的人呢。

有时长时间不回公婆家,她还主动张罗要来,各种节日,给公婆的礼物也是一样都没少过。

焦红英还是不喜欢她,觉得儿媳妇拿不出手,现在都讲究高科技,练武有什么用?

就是粗人一个!

但是,几个月之后,焦红英对儿媳的态度却是180度的大转弯,原来看不好儿媳,现在是怎么看怎么好!

用她的话说,儿媳救了她一命!

那是五一假日的时候,于涛带着小雨回爸妈家,老于热情,留儿子儿媳在家里住几晚,说平时就他们老两口挺闷的,人多了才热闹,开心。

于涛不愿意,小雨却一口就答应了。

第二天上午,焦红英准备去买菜,问老于想吃什么,老于就问小雨:“你想吃什么呀?”

小雨说:“我想吃红烧肉!”

“行,老焦,你买点好五花肉,中午给小雨做红烧肉吃。”老于说。

焦红英闷着头:“天这么热,吃什么红烧肉?吃清蒸鱼吧。”

“那就都买吧。”老于说。

“你做呀?这么热的天下厨房难受死了。”焦红英说。

“妈,你买吧,我来做!”小雨笑着说。

焦红英没吱声,走了。

小雨没什么想法,开始打扫起卫生了。

焦红英去了菜市场,看见卖肉的也不买。

“哼,她还点上菜了?她配吗?我就不做红烧肉!”

焦红英心里想着,买了一条鲈鱼和酱牛肉,又买了些蔬菜,就往回走了。

还差几百米就到家时,突然看见不远处的地上有一个黑色钱包。

她刚走近,突然从旁边过来一个男人甲把钱包捡了起来,而这时,焦红英身边又走来了另一个男人乙。

“哟,钱包!”男人乙指着说。

男人甲打开钱包,从里面拿出1千块钱,还有一个金黄色的手镯,男人乙立刻拿起手镯上的标签一看:“嗬,2万呢!”

男人甲一听,马上要拿过手镯走人,可男人乙不让了。

“不行,不能你自己拿走,我们俩都看见了,你得跟我们平分才行!”男人乙指着焦红英对男人甲说。

“凭什么给你们分?这是我捡的!”男人甲不高兴地说。

“我们看见了就得分,人人有分,手镯2万,加上现金1千,一共是2万1千,一个人分七千正好!”男人乙说。

两个男人开始争执了,焦红英不想跟着分,也不想参与,就想离开。

却被乙拉住了,“不行,你不能走,你要是走了,他就不分给我了。”

“你们俩的事跟我没关系,我不跟着分。”焦红英有些紧张地说。

但乙还是不让她走。

甲也让步了:“分吧分吧,别一会儿失主来了,我一分钱也拿不到。”

乙说:“那你给我们一人7千吧,这钱包里的东西就归你。”

“我可没有那么多钱!”甲马上说,“你们有钱吗?有钱的话东西给你们,给我7千就行。”

乙说:“我也没有,大妈,你呢?”

“我没有,没有。”焦红英说。

甲说:“那你们就让家里人给打点钱吧。”

乙说:“我没结婚,没有家人,大妈,你给老伴打电话,让他给你打1万4吧,我们俩一人7千,东西就归你了。”

“我没有老伴,东西我不要了,我要回家。”焦红英感觉这是骗局,急着要走。

但她越急,那两个男人越不让她走。

这条小路上人也不多,两个男人更大胆了,而且语气越来越不善了。

他们逼焦红英给孩子打电话要钱,要不然就不放她走!

焦红英连急带吓,都要哭了,突然,她想起了小雨!

她哆嗦着说:“我儿子出差了,就儿媳自己在家,我让她来送点钱吧。”

“不行,转钱!”甲说。

“我的手机不是智能的,你们看。”焦红英把自己的老人机拿出来给他们看。

两人对视了一下,大概是觉得老太太的儿媳妇也是一个女流,应该没什么事,就让她开免提打电话。

焦红英打开免提,给小雨打电话:“小雨吗?你过来一下,有人捡了钱包,要跟我分,你带1万4千块钱来,对了,只能你自己来!”

小雨一听,马上就明白了,这种骗术她早就知道:“妈,你把地点告诉我,我现在就带钱过去!”

小雨放下电话就要出门,公公说:“报警吧!”

“等我直接把他们送进派出所,就不麻烦出警了。”小雨说。

“你一个人行吗?让于涛跟你一起去吧。”公公着急地说。

“他?他去了只会给我添麻烦!”小雨不屑地说。

“爸,你放心吧,她拿过金牌,十个八个都没问题。”于涛说。

小雨按照婆婆说的地点找过去,看见婆婆正被两个男人拦着不让走。

乙问她:“你带钱了吗?怎么连个包都没背?”

小雨说:“钱没带,带了条绳子!”

说着扬了扬手里的一条大粗绳。

“带绳子干什么?我们要钱!”甲不耐烦地说。

“马上你们就知道绳子是干嘛的了,妈,你躲远点!”小雨说完就动手了。

焦红英躲在一棵树后面,可真是大开眼界了,这就是她的儿媳妇吗?太威风了吧?

那两个男人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不把小雨放在眼里,没想到一眨眼功夫全都被踹倒了,还被小雨手脚麻利地用绳子捆上了手。

“哈哈,现在知道绳子是干嘛的了吧?”小雨笑着问,“你们俩就这点本事还出来骗人?”

两个男人央求小雨放了他们,说是钱包里的东西都可以给她,还有他们口袋里的钱,也可以给她。

“放了你们还继续去骗人吗?做梦吧!”小雨说着就扭着两个人要去派出所。

“小雨,我的金项链还在他们那儿。”焦红英喊了一声。

小雨气得抢回了金项链,又赏了他们两拳:“居然敢抢我婆婆的金项链,真是不长眼,也不看看她儿媳妇是谁!”

焦红英此时也不再害怕了,不但不害怕,还很骄傲呢。

她也跟着说:“活该,刚才我就说我不参与,你们非不让我走,以为我老太太好欺负是吧?也不看看我儿媳妇是谁!活该你们倒霉!”

婆媳俩把两人送去派出所,又说明了情况,就要回家了。

焦红英却转头往回走。

“妈,你干嘛去啊?家都找不到了?”小雨笑着问。

“我再去市场一趟,买五花肉,给你做红烧肉!走,跟我一起去,还想吃啥说话,妈都给你做!”焦红英说。

“那我就不客气了!”小雨开心地跟在婆婆身边。

婆媳俩再回来时,都是乐呵呵的,别提多和睦了,要说是亲母女都有人信。

主要是焦红英,完全变了一个人,脸上那个笑,那个得意呀,把小雨的威风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

小雨说:“妈,这点小事就别说了,我都不好意思了。”

老于问:“那你现在看咱儿媳妇咋样?”

“当然好了!我啥时说不好过?我儿媳妇是最好的儿媳妇,谁都比不了!儿子,你真会找,妈太高兴了!”焦红英说。

“哈哈哈哈,你这个老太婆,还真会说话!”老于跟儿子相视大笑。

只有他们父子俩知道,焦红英的转变有多大。

大大咧咧的小雨没察觉,只觉得婆婆现在比以前爱说话了,也幽默了,对她很关心,总让她回来吃饭,还开始催她生孩子了。

幸福,大概就是这样吧!

(文中的骗术希望大家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