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重温《伪装者》: 才懂桂姨拼死也要铲除明家人的根本原因
发布日期:2022-05-11 21:12    点击次数:204

当桂姨把两岁的明诚从孤儿院抱回来以后,明诚从此就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在他5岁之前明诚的生活一直都是幸福又平静的,因为桂姨以为明诚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她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明诚身上。

直到明诚5岁那年,桂姨知道了这一切的真相,那一刻她的天塌了,明诚的幸福生活也结束了。

接受不了明诚不是亲生儿子的桂姨因此心性大变,她没有发泄的出口,只能把自己遭遇的所有不幸都加诸在明诚身上,她经常会狠狠痛打明诚,释放自己的怒气和怨气。

年幼的阿诚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他懂得察言观色,为了能够博得桂姨的好感,让自己少受点罪,他很自觉地做家务、扫地、洗衣服、做饭,但是依旧换不来桂姨的好脸色,桂姨不仅没有任何悔过之心,反而更加变本加厉折磨阿诚。

原著中写道:阿诚也不知道是哪一年生活突然每况愈下,好像是五岁那年,桂姨突然就像疯了一样,夜晚经常会拿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盯着他。没过多久,桂姨就变成了两张脸,人前疼着他,背后下刀子。

之后阿诚每天都会被桂姨用鸡毛掸子赶起来,去做各种大人才能干的粗活,比如劈柴、搬煤,每天吃不饱穿不暖,还要经常遭受暴打,受尽非人虐待。

当初,她收了于老板的钱,所以欺骗了你。你从此以后就彻底疯了。你开始虐待我,我悲惨的童年就开始了。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啊,桂姨?一个男人骗了你的感情,偷走了你的孩子,你就把无穷的怨恨施加在另一个无辜孩子的身上,何其狠毒?何其残忍?”

后来阿诚终于忍不下去了,15岁那年他决定逃跑,幸好在逃跑过程中被明楼救了,从此他正式脱离了以前地狱般的生活。

而在电视剧里明诚能够被拯救是因为明镜和明楼偶然经过桂姨家,发现了正在被虐待的阿诚,出于怜悯和同情,明家收养了无处可去的阿诚。

而桂姨也因为虐待明诚的事被暴露,所以彻底失去了在明家帮佣的机会,她被明镜驱逐出家,桂姨没有办法只能对明家的无限怨恨回了东北老家。

多年以后,桂姨以日本特工“孤狼”的身份重新归来,而她也奉命潜伏在明家,利用明诚挑起争端,同时搜集明家等人的真实信息,然后将他们置于死地。

那么桂姨为何会如此丧心病狂的想置明家和养子明诚于死地呢?

命运变故造就了桂姨的偏执人性

桂姨是一个来自落后地方的普通女人,在来到繁华亮丽的上海之前,桂姨的世界只有眼前的这方寸之地。

来到大上海以后,桂姨的世界观被完完全全被颠覆了,她第一次知道人和人之间的区别竟然那么大,大到会让桂姨觉得自己之前白活了一遭。

真的是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

大上海的灯红酒绿很快就让桂姨迷失了真实的自己,她开始贪恋上海的美好生活,想在上海寻求一席之地,就是她的这份不切实际的执念吸引了于老板,他将贪慕虚荣的桂姨玩弄的团团转,先是让她满怀希望的怀了孩子,后来又亲手将这份希望于掐灭,让她不仅失去了爱情也失去了亲情。

之后又因为明家让她失去了工作和可供发泄的出气筒,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事业和爱情就是她的全部生活希望,桂姨骤然之间经历了如此巨大的人生打击,随之而来的便是心灵世界的崩塌。

有人说:越是在困难的环境里,越要做正确的决定,因为人性本善会让一个人在内心世界崩塌的时候引导自己做出那个可能艰难却正确的决定。

但是桂姨只是一个小人物,在她浅薄的认知世界里,并没有建立一种正确的思想价值体系,她信奉的只有利益,这是桂姨在底层摸爬滚打总结出来的一套适合自己的处事标准。

所以在家国天下、大是大非面前,她体会不到这些对她的重要性,才会果断选择个人利益,并靠残害同胞实现财富自由和阶级跨越,最后从一个普通的妇女摇身一变成为间谍特工。

桂姨很聪明、心思细腻、冷静果然,还有着破釜沉舟的决绝勇气,可惜她的聪明没有用到正道上,也没有为国所用,反而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走上了歪门邪道。

毫无底线的行为处事造就了桂姨的惨死

忽然,一阵悦耳的风铃声响起,众人闻声回头,只见桂姨站在门口,身穿一件海青色旗袍,围着玉兰色厚厚的毛线披肩,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风尘仆仆地,满脸带笑地站在风铃下,给人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阿诚满脸惊愕,恍若隔世。明镜的脸上透出几分欢喜,明楼虽无惊异之色,也存几分疑虑之心。明台察言观色,不做表态。阿诚的京胡落了地,瞬间砸在地毯上,声音很闷,犹如阿诚此刻的心情。

桂姨回来以后,明诚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又惊又怒,觉得自己没有被明家尊重,甚至还和明楼重重地发了脾气:是,她是收养了我,可也差点把我折磨死,你不知道吗?我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万幸了。我不想再提这个人,我也不想再听到关于她的任何事情,我跟这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一定有关系,那就是她二十年前,曾经想要虐杀我……。

明诚至死也不会忘记曾经有一个女人用双手把自己奉入天堂,最后又将自己狠狠摔入地狱,即便他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成熟稳重、那能够独当一面的男人,他还是忘不了桂姨带给自己的心理阴影,明家给他的亲情再多也不能完全治愈他童年的创伤,对于桂姨这个人,明诚打心眼是觉得她可怜、可恨又可悲的。

所以桂姨回来以后,明诚的反应虽然很激烈,但对桂姨完全没有了半点“母子情”,尤其是得知桂姨很有可能是孤狼以后,明诚就完完全全斩断了对桂姨的所有幻想,他在桂姨面前表现的一切反应,都是为了确定桂姨真实的“孤狼”身份。

而桂姨对明诚也没有丝毫的母子情深,毕竟曾经她能狠下心虐待无辜的明诚,就代表了桂姨已经化身成魔,不再是“人”,而她此次归来接近明诚只不过是想拿曾经的亲情利用他,把他当做报复明家的筹码。

可以说桂姨已经狂妄自大到一定境界了,她的自负让她深信自己可以在明楼、明诚和明台等人中间斡旋而立于不败之地,所以这也为桂姨之后的惨死埋下了伏笔。

可是讽刺的是桂姨不是死在别人手里,而是死在明诚手里,临死之前她惊恐地睁大眼睛,不敢置信明诚竟然会真的对她下手,但她已经没机会想清楚这个问题了,因为鲜血在慢慢流逝,最后看见的是明诚那双冷漠憎恶的双眼。

桂姨的结局其实不值得任何人同情,因为这一切都是她引火自焚,咎由自取。她以利益为依托,把自己一次次交付于恶魔,先是南田洋子,后是汪曼春,最后是藤田芳政,一步步把自己的路走绝,殊不知你凝视着深渊,深渊也同样在凝视着你。

命运不公、身世坎坷不是一个人自暴自弃的理由,更不是一个人化身为魔,彻底黑化的理由。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相应的代价!

总结

人生苦短,变化无常,一个人立足于这世间,注定会经历许多苦难,但这是生活的常态。

美国哲学家桑塔亚那曾经说过:如果没有宽恕之心,生命会被无休止的仇恨和报复所支配。

桂姨遭受了爱情的背叛,亲情的重创,此后她深陷苦楚,无法自拔,后来更是极端的认定明家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她在人生这条路上越走越偏,与正义背道而驰。

所以不要在一个男人离开之后,企图用报复心理去生活,那只会让你的生活乱成一团。正确的做法是比从前生活得更好,并告诉他:你生活得很好,很快乐。

但不管她经历了多少苦难,都不是一个人没有良知的理由。

俗话说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人生最纯美的东西,都是从苦难中得来的,只有心态强大的人才能通过自我调整让自己活得越来越轻松,而那些不肯放过自己的人永远都会停滞不前,甚至还会作茧自缚,就像桂姨一样,被怨恨蒙蔽了双眼,从此再也没有回头路,只有学会放下,才能轻装前行!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致歉!文章分析以电视剧《伪装者》为准,原创不易,禁止搬运,侵权必究,谢谢支持!